各位义工朋友,我们真诚地欢迎您的来到---福建义工俱乐部!我们的咨询QQ:714912053
 当前位置:首页 >> 义工风采 >> 活动感言 >> 二访莆田福利院小记
    
  双击自动滚屏  
二访莆田福利院小记

发表日期:2008年12月17日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启典  本页面已被访问 3695 次

  12月14日,冬至快到了,福建义工俱乐部莆田分会又组织了一群人去市福利院搓汤圆(莆田冬至有这个习俗)送温情,自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买了近三十斤的芝麻、花生、白糖和糯米粉,转了三趟车,终于在9点左右的时候赶到了福利院。

  福利院的厨房里已有不少的人了,他们已经在火热地搓着汤圆,我明白我做不了那么有难度的事,还是自己一个人走出厨房,到处“溜达”了。

  我清楚我在找什么,可又有点害怕再同时看到那两个小孩的身影——我记得上次的那两个孩子,一个要我用右手用力地牵拽着走路,而另一个却会紧紧地抱住我的左臂跟着——可我现在的身体,是承受不了这两个重荷的。

  因为我的左臂意外受了点伤,虽然休养了半个月了,但左手的功能还有80%未恢复——如果被用力抓扯的话,伤口是会再裂开的。

    还是见到了两个孩子。

    首先是那个爱朝天“咏唱”的有腿疾的孩子——他情感特别丰富(说不定长大后正是个当文学家的料呢)——就喜欢仰着头哭——等着人家牵拽着他走路或抱着他到处转。我走了过去(只是带有点谨慎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摸了摸他的头,安慰着。他止住了哭声望着我——我相信他还认得我——他做出了个要我抱的老动作……我只有苦笑了两下。还好,后来有莆田学院的两个女同学一直轮流抱着他到处逛,非常幸福。

    然后,我又看到了他,那个有眼疾的孩子。他很乖,安静地坐着,低着头——似乎想怒力去了解就在离他眼睛只有不到半米远的地面上有什么奥秘一样——很专注——带着那种思想者的姿势……我走了过去,也是拍拍他的肩膀、摸摸他的头,问候了两句。之后,我用右手牵着他,走了几圈。

    那时,一个想法涌了上来:想爱别人,就先要妥善地保护好自己;否则,你就可能会没有能力和资本去谈爱!

    之后,我又在四处转悠。忽然地,有一只手从我身后伸了过来,我愣了一下,回过头来,看到是一个30来岁的残障人向我伸来一只手,我忙抬起右手接住,握了一下(他伸的是左手,我接的是右手,握着有点小别扭,呵呵)。他的手很暖——但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看着我,带着敦笑,然后,就转身走了。我很是感慨:或许,他是个聋哑人;或许,他是个残疾人(他始终没动右手);亦或许,他是个智障人士;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很明白——他在用他最简单的方式,向每个对他们献出点滴爱心的人们表示最真挚、崇高的感谢和敬意!那一刻,一股暖流陡然而生,在我体内涌荡着。

  又是在继续地转悠。突然,我眼前一亮——发现了一个小孩——大概4、5岁的样子——感觉很健康、很福态——在福利院里很少能碰到这么阳光、帅气的小孩了!我有点欣慰,走了过去逗着他玩,他敦敦地笑着,还很淘气地用着吃过的零食包装纸捂着脸跟我玩捉迷藏,实在是个很活泼可爱又聪明好玩的小家伙,我的心情宽慰了许多。

  可惜上天吝啬,这样美丽的心情没让我保留多久,通过与福利院工作人员的交谈,我才知道——在那么多的残障儿童当中,这个阳光聪明的小孩,其实是最严重的一个……

  脑癌,而且是畸形瘤,现实就是这么残忍。在涵江医院,被父母遗弃在那,好心的护士同志收养了个把月,还是找不到父母,最后无奈,才送到福利院了。福利院不忍心也尽力要去挽救这个幼小的精灵,把拍的脑部片子送到省**医院,经专家会诊结论:就算花了十几二十万做了手术,成功率也实在太低……

    等待的这个小家伙的,只有死亡,而且只有差不多一、两年的时间!

    一个男人,一个被电锯锯到左前臂尺、桡骨处(幸运的是动脉、神经、骨头等重要的基本正常,最后就只小缝了三十针),失血数百毫升,蹲在地上都快晕的时候还能笑着掏出手机戏谑着拍照留念的坚忍男人,在了解完这个孩子的遭遇后——在转过身背对人群的时候,不禁潸然……


启典  08.12.15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启典
发表人邮件:506078@qq.com发表时间:2008-12-17 16:41:00
后记:本来,这只是一篇我发在自己QQ空间里的普通走访日记,但现在拿出来发布,却有一个很大的目的了!我希望,广大的网友,能借助网络的优势,甚至不惜人肉搜索——望能找到那个脑癌孩子的亲生父母,告诉他们,这个在福利院大家都亲切地叫“阿牛”的孩子很聪明、很可爱、很活泼、很淘气!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希望在他及其有限的生命里,能得到自己亲生父母的照顾和关爱(哪怕还是寄在福利院里,多过去看看几回的也行)!我相信,当初在涵江医院(婴儿才十来个月大的时候,现在已经三、四年了,孩子父母不是莆田本地的)放弃“阿牛”的那对父母,当时也一定是忍着痛、逼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必定也是思儿若焚,焦灼难安的!最后,请那对父母相信,如果他们现在现身,他们不用担心会承担多大的经济(小阿牛现在只需要满足日常开支就行,而且时间不长)或道德(社会底层民众,经济窘迫拮据,忍痛放弃,情有可原)上的负担,因为有福利院的那些可亲可敬的工作人员、还有更多的广大的社会爱心民众,他们一定会持续地去关注和支援小阿牛的“晚年”的!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福建义工俱乐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福建义工会所   联系电话:18960990700   联系人:邮箱:fjygmsc@163.com 义工QQ群:69073523
备案号:闽ICP备08001273号 网站收录查询